徐莉佳传媒之声 张丹:做运动员时几乎从没吃过晚饭 都灵那一摔反

  • 时间:2021-07-21 03: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花样滑冰,被誉为全世界最具观赏性的冬季运动,同时也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冬奥会冲金点。如果让大家说出过去20年间自己的冬奥花滑记忆,想必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张丹应该排在前列。她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做高难度动作出现严重失误摔倒后依然选择重装上阵、奋力一搏的场景相信直到15年后的今天,不少花滑迷依然印象深刻。本期《体坛佳音》,张丹与新华体育特约主持人——奥运冠军徐莉佳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坦诚分享了她当年比赛时所经历的心路历程以及大量关于花滑项目的干货。快来看看吧~

  “我认为我接触到花滑还挺意外的,毕竟很多人会认为不少取得出色运动成绩的运动员,家里多少都会带一些遗传基因,或者至少家人有人接触体育,但我们家完全没有这种情况。最早我妈妈在电视上看到了申雪姐和宏博哥刚刚拿到了一些成绩,同时也觉得这个项目非常好看。而且,和其它体育运动不同的在于,貌似花滑不仅能锻炼身体,而且既有音乐也有表演,感觉还挺适合女孩子。所以后来我妈妈就问了同事朋友,给我找了地儿练了起来。”

  “学了一段时间后,有专业队的老师来挑苗子时就发现,我学动作挺快的,也比较灵活,于是就向我妈妈征求意见,希望我跟专业的老师学习。大家都知道,80-90年代的父母,都特别信任和尊敬专业人士,他们认为既然老师这么说,那说明我学得还行,未来可能会在这个项目上有好的发展机会。就这样,我的花滑之路开始稳步推进,在同年龄的比赛中我也开始崭露头角。”

  2001年2月28日,中国选手张丹(右四)、张昊(右三)在保加利亚索非亚举行的世界青少年花样滑冰锦标赛上获得双人滑冠军,日本选手和美国选手分获亚军和第三名。 新华社记者宋宗利摄

  “众多周知,花滑一般都是从单人滑练起,到了一定年龄再转双人,我的情况也是这样。在哈尔滨练花滑那些年,我们不少一起练的小朋友会去一名舞蹈老师那儿学舞蹈,以达到在艺术表现力等方面的要求。正巧,我去的时候,张昊也在那儿学。他那时候个子长得挺高,并且已经在准备练双人滑了,但还独缺舞伴。后来他爸爸见到我以后,觉得我那时比较瘦小,还挺适合双人滑的,于是就让我和张昊在舞蹈教室搭配试试,我们会在陆地上做做托举之类的动作。”

  “当时配合下来,舞蹈老师觉得还挺合适的,于是他爸爸就和国家队的姚滨教练说了这个事儿。姚滨教练当时带申雪赵宏博以及庞清佟健刚在国际上有了一些成绩,也希望能再带一对小队员。于是,我们经过一些筛选,最终师从姚滨教练,走上了双人滑的道路。”

  2002年3月20日,中国选手张丹(上)、张昊在2002年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双人滑比赛中发挥出色,名列第九。新华社记者冯武勇摄

  “刚开始练双人滑的那几个月,我们在哈尔滨训练,但因为姚滨教练要带着申雪赵宏博以及庞清佟健在北京的国家队常驻,把我们放在哈尔滨没教练管他也不太放心,所以我们也就比较幸运的一起跟了过去,这一练就是12年。当然在刚开始的阶段,我们也觉得挺有压力,毕竟进到了一个荣耀感特别强的队伍,我们又是年龄最小的,势必也会担心会不会跟不上师哥师姐的脚步。好在因为我们需要去追赶的东西比较多,我们的这种想法都还是比较短暂的,最终也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训练当中,并一点点走向了正轨。到了2002年,我们就参加上了盐湖城冬奥会。”

  “有了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的经验,再加上04及05赛季我们的状态非常不错,和俄罗斯的头号选手比赛基本都是互有胜负,因此到了2006年都灵冬奥会,我们的目标就是奔着冠军去的。为了准备这次冬奥会,我们还发展了大难度,一直在练‘抛四周’这个动作。”

  “‘抛四周’作为高难度动作,我们平时做它,稳定性上不太可控。有时候成功率可以达到八成甚至百分之百,有时候却只有两三成。而且,因为难度高风险大,练习它所耗费的精力体力也更多,所以我们平时练这个动作的频繁度不会和练其它动作那么高比例。到后期我们基本都会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减少练习次数,每天只做3-5个。”

  2006年2月13日,中国选手张丹在第二十届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项目比赛中不幸倒地受伤,但她与张昊坚持完成了比赛,并以189.73分的总成绩夺得银牌。这是张丹(左)、张昊在比赛结束后向观众致谢。新华社记者徐家军摄

  “说到都灵奥运会上‘抛四周’失误,其实在上场之前我心里就有预感。因为虽然平时我们已经基本可以掌握这个动作,但大家可以想象下作为运动员,到了奥运会这么大的舞台,有强烈的紧张感是在所难免的。再加上我们的目标是争冠军,要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之前对手发挥又那么好,我们还是最后一个上场,几种因素相叠加,我内心所承受的压力特别大。在以往比赛前,我一般会和我的搭档去交流一些比赛注意事项,但那一天压力大到我都不说话了。我几乎已经不能去正常思考一些比赛的要点,脑子里面不知该想什么。我一会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不要背包袱;一会又想这不就是个奥运会嘛,当正常比赛比就好。总而言之,我的注意力似乎不能够集中起来。”

  “双人滑作为俩人配合的项目,我相信我的这种情绪变化也会相应地影响到搭档张昊。真正体现在比赛场上就是在做‘四周跳’时,无论是他抛、还是我跳,我俩其实都因为精神紧张而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状态。我们训练配合了那么多年,对于动作好坏十分敏感,所以当他一脱手的那个瞬间我就感觉要失误了。但当时我并不清楚落地以后会摔成什么样,也是想去尽力挽救这个摔倒。但最终因为技术发挥和心理因素的双重影响,我没能控制好落地的那一瞬间。”

  2006年2月13日,第二十届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项目比赛落下帷幕,俄罗斯选手托特米亚尼娜/马里宁夺得冠军,中国选手张丹/张昊、申雪/赵宏博分获银牌和铜牌。这是中国选手张丹/张昊(前)、申雪/赵宏博在领奖前相互祝贺。

  “很多人会问我,摔下来那一刻我是不是会觉得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其实我反而觉得这一摔把自己给摔清醒了,好像之前的那些压力反而都释放了。毕竟之前俄罗斯的对手发挥几近完美,我们只要出现一点失误,拿冠军就没戏了。当认清这一点的时候,我也就释然了。当然因为事情发生太突然,我也没来得及去想自己身上有什么‘零部件’给摔坏了,就是发现腿有点动不了。后来比赛暂停我滑到场边,教练也不知道我摔得有多严重,队医也没时间检查,所以就看我还能不能坚持。那对我来说,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如果我就这么退出比赛,那我就连摔都好像白摔了,我只有坚持才能挽救这段经历。所以最终,我也没多想,短暂间歇后我们又回到了场上继续比赛。”

  2006年2月13日,第二十届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项目比赛落下帷幕,中国选手张丹/张昊、申雪/赵宏博分获银牌和铜牌,创造中国选手在冬奥会花样滑冰项目上的历史最好成绩。这是获得冠军的俄罗斯选手托特米亚尼娜/马里宁(中)和中国选手张丹/张昊(左)、申雪/赵宏博在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罗更前摄

  “摔完以后,我就知道我的奥运梦破灭了,可能连奖牌都没有了,毕竟我们这个失误太严重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能是一个什么样的发挥。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无论发生什么,至少我在这个奥运会的赛场上坚持把整场比赛比下来。至于成绩,就不是我能去控制的了。最终得知自己收获了第二名,我感觉特别幸运和激动。”

  “退役以后,我经历了求学以及结婚生子,但始终也没有离开冰雪运动。目前我把主要精力放在花样滑冰培训这块。为此,我和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在北京一起创立了万域芳菲冰上演艺中心&张丹花样滑冰青训基地,以高端培训和冰上表演相结合,覆盖滑冰学习全年龄段和各级别并且全面接轨国家等级测试。同时,我们运用标准化教学培养优秀教练,批量培养行业稀缺资源,建立健全教练梯队,输送和共享学员机制,打造稳定团队。”

  “另外,在2019年7月,我和团队历时两年多,正式推出了我国首部冰上原创舞剧《踏冰逐梦》并由我本人领衔主演。这部剧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演出了两场,整个上座率达到90%。我个人觉得特别幸运和开心能够继续从事花滑事业,同时通过自己的方式去传播冰雪文化,推广花滑运动。”

  当日,第十七届中国·崇礼国际滑雪节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由中国首位滑雪世界冠军郭丹丹领衔的体育明星冠军滑雪队的七名成员出席发布会,他们被授予2017—2018第十七届中国·崇礼国际滑雪节推广大使称号。新华社记者丁旭摄

  “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踏冰逐梦》这个大的舞剧没能再和观众见面。但到了2020年下半年的冰雪季和圣诞节期间,我们有不断做一些小型冰上表演去呈现给大家。期待在2021年,疫情能够尽快过去,大家也能够更早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中来。我们计划在今年7-8月份会继续做《踏冰逐梦》舞剧的演出。在现阶段,团队会去更好的完善这个舞剧中的各个细节,以求在下一次与大家见面时能有一个全新的面貌。也希望大家通过这出舞剧来更多的关注到花样滑冰项目。”环保行业碳中和事件点评报告:全国碳交易市场正式上线www.bp5u1.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