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仁平:59万逝去的性命,毫不仅仅是数字??美国抗疫

  • 时间:2021-05-30 20:2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科研与产业生产能力雄厚、自夸“民主灯塔”的美国,其表现却是惊心动魄??截至5月27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300万,累计死亡病例超过59万,均位居全球首位。美国人口不足全球总人口5%,其确诊病例数却近全球总数的20%,死亡病例占全球16.9%。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近日发布的分析报告估算,美国实际新冠死亡病例超过90万例,远超官方统计数据。美国国家过敏症和沾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5月9日表示,90万例这个数字要略高于他认为的美国新冠死亡实际病例数,但美国毫无疑难一直都在低估新冠死亡病例数量。

  只管美国正加速推动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但疫情况势仍然令人担心。今年2月下旬,美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冲破50万,超过一战、二战和越战美国死亡人数总和。美国卫生专家和官员否认美正遭受第四波疫情。英国《卫报》4月16日报道,美国至少有21个州日新增确诊人数增添10%以上。

  美新增病例正日趋年青化。今年3月,新泽西州20至29岁年轻人新冠肺炎住院人数飙增31%,40至49岁年纪段人群飙增48%。福布斯网站报道,约1/5美国受访者表示有亲朋在疫情中丧生。美国疾控中央主任瓦伦斯基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曾坦言,她感到就像“濒临末日”,对此她“十分惧怕”。

  疫情背景下,美国不少一般人失去工作、生涯困顿,贫富差距拉大。芝加哥大学研究显示,今年3月,美穷困率到达11.7%,位于疫情以来最高点,其中非裔美国人贫穷率约为总体贫苦率的2倍。USA Facts网站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全美近40%的失业者失业时间超过6个半月。“豢养美国”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1/6美国人、1/4美国儿童面临饥饿威胁,人数同比增长50%。

  美国各界及国际社会对美国政府抗击疫情不力以及背地的轨制性问题进行了批评和反思,认为美国之所以出现今天这样的局势,本源在于政治分裂和政治化操弄。一些政客应用疫情为己谋私,将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把党派利益置于人民利益之上,在抗击疫情进程中的多个层面培养诸多乱象,使美国民众付出惨重代价,也对国际抗疫配合造成严重烦扰和破坏。

  无视科学

  在疫情发生后相称长一段时光里,白宫始终淡化疫情威胁,公共卫生官员和专家不得不在老实、透明地努力工作与适应善变的政府之间寻找“令人不安的均衡”。依据《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复盘的美国疫情时间线,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特朗普多次发布虚伪信息误导民众,称新冠肺炎病毒是“大号流感”,沾染病毒的风险和死亡率“无比低”,疫情会很快“奇观般地消散”,这些都与美公共卫活力构、医学专家发布的疫情防控信息彼此抵触。美国记者米歇尔?戈德伯格撰文称,“跟着新冠病毒传布的加剧,政府对专业常识的鄙弃、将盲目虔诚置于技巧能力之上的立场,正成为对美公民众健康更直接的威逼”。《纽约时报》分析称,“医学专家们的防疫措施同美国短期经济利益之间的伟大抵触,是美国联邦政府取舍‘封杀科学家’的重要起因,即使这须要以公众健康作为代价”。

  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显示,特朗普是全球最大的疫情虚假信息领导者,与近38%疫情虚假信息相关。美国PoliFact网站将关于疫情的虚假信息评为2020年“年度谣言”,锋芒直指美国政府蓄意淡化威胁、瞒哄病例数字,在疫情来源、住院情况、疫苗供给等方面流传虚假信息。

  政争至上

  在美国联邦体系下,各州应对疫情各自为战,政策踩脚、争抢物质的景象频繁产生,给病毒以可乘之机。福奇表示,当国度呈现显明决裂时,解决公共卫生危机就变得极为辣手。而当公共卫生问题带上政治颜色,比方戴不戴口罩都成为一种政治符号,就会对公共卫惹事件的应对带来宏大破坏。他还表示,不仅美国上届政府淡化疫情严峻性,个别州和城市为了政治目标也抉择忽视防疫办法的主要性。在美国处于疫情的艰巨时刻,有多少名州长和市长仍对科学家发布的抗疫指南不屑一顾,以得克萨斯州为首的11个州宣告开端“全面解封”,纷纭解除“口罩禁令”,认为联邦政府防疫政策已无任何意思。《洛杉矶时报》评论称,当下美国各州各自为战,而非凭借同一的国家策略来遏制疫情。

  2020年疫情暴发恰逢美国大选年,选举政治让美国政府的疫情应对庞杂化。POLITICO网站报道称,当疫情在佐治亚州疾速扩散时,佐州共和党籍州长却与该州首府亚特兰大市民主党籍市长就防控政策分歧相互责备对方“摆弄政治”。波士顿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称,受党派不合影响,美国已无奈感性地探讨疫情危险。《本日美国报》评论称,特朗普谴责民主党执政州的高死亡率,却无视共和党执政州的死亡率同样居高不下 。民主党谴责特朗普“将悲剧转化为政治兵器”,将大众逝世亡的悲剧归罪于信赖特朗普,却躲避民主党执政州同样存在防疫不力问题。美国畅销书作家戴维?利特以为,“美国政府未能在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危机中保护好公家福祉,这是一个悲剧。但也并不奇异,从美国组织选举到赞助竞选运动的方法,从划分选区到游说集团影响政治决议的现状,大众利益一再被疏忽。与从前半个世纪任何时代比拟,美国正由更少的人管理和享有,而宽大人民正因而遭殃”。

  甩锅退群

  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政客屡次声称“疫情暴发应怪中国”,杜撰炒作“试验室泄露”等诡计论,甚至生造“中国病毒”“工夫病毒”等词进行污名化攻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德国《明镜》周刊均报道称,这样的舆论显著意在误导国内民众,追求转移对自身抗疫表示不佳的批评声。POLITICO网站去年4月曝光了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全国委员会向各竞选团队发送的一份备忘录,此备忘录倡议共和党参议员竞选人在回应美国疫情问题时踊跃袭击中国 。《纽约时报》则表露,特朗普政府高官曾向美情报部分施压,请求将新冠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接洽起来。报道称,此举可能曲解对病毒溯源的科学研究,并将病毒作为与中国抗衡的一种武器。

  2020年7月,美国政府正式告诉联合国秘书长,美国将退降生卫组织。美国在全球抗疫紧要关头退出世卫组织,不仅损害本身应对疫情的努力,也重大破坏全球团结抗疫的协力,为寰球克服疫情的努力设置更多阻碍。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联委员会成员罗伯特?梅嫩德斯批驳说,退出世卫组织“不会维护美国国民的性命或好处,而是使美国人生病,使美国孤破无援”。结合国基金会主席伊丽莎白?库森斯说,世卫组织是独一有才能引导跟和谐全球应答疫情的机构,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将“损坏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尽力,使咱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也给疫情溯源这一迷信问题蒙上政治暗影。美联社报道称,特朗普致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发布“退群”的信中存在多处事实性过错。他宣称中国政府疏忽《柳叶刀》医学期刊于2019年12月甚至之前就宣布的对于病毒的讲演,但这份呈文事实上并不存在 。俄罗斯智库“瓦尔代国际争辩俱乐部”剖析人士评论称,美国政府控告世卫组织只是为给海内抗疫不力寻找“替罪羊”。

  今年宣布重返世卫组织后,美国政府又公开纠集一些国家对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发布的研究报告进行质疑,动员媒体挑衅溯源专家的科学操守,妄称中国政府辅助世卫组织撰写相关报告。“这是一场龌龊的政治游戏”,俄罗斯红星电视台发表评论称,无论世卫组织对新冠病毒起源的论断如何,美国都会找理由将责任归咎于中国,“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中国开始在世界上盘踞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因此,需要首先斟酌如何禁止中国的发展”。俄罗斯《独立报》援引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代办所长马斯洛夫的话说,美国及其余西方国家的专家都加入了在武汉的考察工作,假如美国有确实证据表明中国对疫情起源负有责任,那就应当拿出来,“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并不在乎本人居民仍因新冠疫情在持续生病和死亡,而只将疫情用于自己的政治目的”。

  种族歧视

  疫情令美国体系性种族歧视加剧。美国公共媒体研究实验室年初颁布的一项数据显示,每595名原住民和每735名非裔美国人中就有1人死于新冠病毒,白人则均匀每1030人中涌现1例死亡病例。《美国医学会杂志》显示,截至今年2月,疫情让4.3万美国儿童失去至少一位家长。美国非裔儿童人口比例占儿童总人口14%,但在失去至少一位家长的儿童中占比却高达20%。根据美国凯泽家庭基金会数据,美国少数族裔取得的疫苗数量远少于白人。美国白人中25%已接种至少1剂疫苗,而非洲裔和拉美裔的比例分辨为15%和13%。在白人富人区随处可见的疫苗接种点,在少数族裔及低收入社区非常稀疏。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使美国黑人族群遭受更大苦楚,是美国社会种族不同等这一恶疾的体现。”

  在一些极其公世人物渲染下,在美亚裔群体成为转嫁美国抗疫后果不佳的“替罪羊”。美媒报道称,全美2020年针对亚裔的犯法增加近150%,纽约市更是暴增883%。美国“禁止痛恨亚太裔美国人组织”3月16日报告显示,从2020年3月19日至2021年2月18日,共收到3795起各类针对亚裔冤仇犯罪事件报告,其中华侨最多,达42.2%。皮尤研讨核心4月21日发布的民调数据显示,亚裔美国人中有81%认为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正在增多,全体美国人中有56%认为针对亚裔的暴力事件正在增多。亚裔美国人中有45%表示曾阅历过种族歧视,有32%表现曾担忧会受到要挟或人身伤害,有27%表示曾受到别人应用种族轻视性质的凌辱性词汇进行语言攻打。美国晨间征询公司4月7日民调显示,63%成年华裔受访者表示遭受过种族歧视,53%的亚裔受访者表示前总统特朗普应对其遭遇的种族歧视负有义务 。

  “疫苗民族主义”

  疫苗囤积“美国优先”。美国出产及购买的疫苗总数已远超国内需要。杜克大学全球健康翻新中心追踪全球疫苗合同发明,今年1月,美国已抢购约26亿剂疫苗,占全球总量的约1/4,是美国3.3亿人口需求量(按一人两剂盘算)的近4倍。英国数据统计公司Airfinity称,截至2021年3月,美国仅象征性地向墨西哥和加拿大“出租”过4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彭博社征引美国疾控中央的新冠疫苗散发接种数据跟踪显示,美国多地疫苗囤积情形严峻,有些州约1/3的疫苗贮备都未被使用。美国Axios消息网评论称,在全球数十亿人着急地等候疫苗时,有3000万剂疫苗在俄亥俄州的仓库里“吃灰”。

  2020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动用《国防生产法》,对疫苗生产原资料实行出口管制,并连续至今。例如,印度已有腺病毒载体疫苗受权,但因为美国的出口管制,使得印度缺乏相干生产原料,疫苗产能受到极大制约 。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履行官在推特表态,请求拜登放宽相关原料出口限度。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均表示盼望美国能放开原材料和疫苗的出口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称,一些国家施加法律障碍的行动是“置生命于危险之中”。    2020年5月24日,当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迫近10万这个灰暗的“里程悲”时,《纽约时报》用全部头版列出1000名新冠肺炎死者的姓名、春秋和身份 。这篇特别“报道”的导语这样写道:“他们不仅是一个个名字,他们曾经是我们。数字不可能全面权衡新冠疫情对美国的影响,不论是病人的数目、被打断的工作仍是戛然而止的生命。”一年之后,当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死亡人数濒临60万时,美国政府又筹备如何向本国民众和国际社会交上这场疫情大考中的人权答卷呢? 【编纂:苏亦瑜】